中华郝氏网QQ群  高级群:147271458   ①:45622334    QQ群②:108401083    QQ群③:87019721    QQ群④:18004876     捐助功德榜     捐助网站   

关于郝氏网   致郝氏宗亲    致游客信   忘记密码或更名    中华郝氏网注册教程   八极拳第七代传人郝鸿昌   郝知本教授专版   我要当斑主!    版主管理群 :46913743

返回列表 发帖

《识小录》记载掖县村镇的情况

《识小录》记载掖县村镇的情况

《识小录》,其中关于掖县村镇的情况很有趣,不过是清代前期的情况。

全文曰:
吾掖乃弹丸黑子之地,地广袤不过百里,无甚大镇,其烟火数百家,人民辐辏,车马络绎者,首称西由,次朱桥、平里店、沙河、夏邱、郭家店、朱流、驿道等,余亦次附焉。
西由镇,在唐时即著名。城北五十里,三山之阳,北枕溟池,西邻过西乡,万岁河绕其南,居民数百千家,业渔盐,习耕织,秀者事诗书,朴者敦稼穑,其黠而顽者,健讼狱,任拳勇,俗颇悍。近圣化弥新,文教覃被,有捷南宫者。
朱桥镇,隶曲城县,隋以后属掖,川原缭绕,商贾并集,且壤界两郡,桀骜者多,文弱者少。
平里店,居万岁河南岸,至城三十五里,土松而膄,宜树植,相传旧无居民,有杨氏者,素封也,辟地为园林,遂成聚落。近复起市廛,竟为掖境市肆之首,以地当孔道,左右多良田故也。昔汉武帝祷雨于万岁河,建万里沙祠,宜在此,旧亦隶曲城。
沙河镇,城西南五十里,古当利县地。闾外三面临河,故名。大清孝子李例所居,士务名节,农皆耰锄。虽非仁里,亦非互乡。
海郑,邑西巨镇也,近海,举网可以得鱼。出鱼酱、虾酱最有名。
东宋、郎村、行村,壤地相接,俱在优游山南,负海之地,斥卤独多,西至西岩十余里,多奇石,嵚崎礧砢,高下可隐,水嶒嵯作钟磬声,石产蛎,初生子如黑豆,依附石根,坚不可拔,渐长成,壳中有肉可食,每冬月土人凿冰剗之,负担入市,一名虎头崖,以形得名,海艘至此必远避,新城王西樵教授东莱,有虎头崖奇石歌。
循海而西约三十里,地名海仓,宋金时海运故道,由此放洋达天津,不二日程,旧设盐大使一员,征收盐课,居民除煮海外,别无生计,水苦地瘠,居鲜树植,荒僻之地,寂寞之乡也。
迤西十里,为土山。平沙无垠,高阜隆起,山无草木,旁多盐灶,人以煎煮为事,茅屋数十楹,绕山址而栖,相传左址下有龙潭,祷雨辄应,今潭已就堙,惟井泉斯在。
夏邱铺,掖邑南界,去城四十里,东皆崇山,北距峻岭,一水潆洄,居人不过数百家,而盖藏丰盈,颇称繁富。
沙河之东,夏邱之西,有曰郑村,地濒大河,佳木繁荫,亦称繁富,有曰卢旺,土沃民稠,耕读各半,明副使原公葵衷故里,汉时当利,实处其北,即新莽所谓东莱亭也。
其南曰涩埠,地与平度接界,山石可烧灰,远近取给此,东曰昌里,村跨两邑,州人与掖户错处,多致雀角,颇少仁让之风。
夏邱之东为黄山,产白石如玉,而柞村居其北,比户皆石工,持锤钻入百尺深崭中,以博升斗,第欺诳成习,凡买山石,多为所愚,再东则荒山长岭,虽间有村落,不成聚矣。
郭家店,城东南五十里,马鞍山东麓也,尤水源出于马鞍,曲折数十里至郭家店,绕而北入莱阳界,会大沽河入海,而店陂   水际,白石齿齿,荒草芊芊,居民数百家,椎髻侏儒,不谙文字,刈草为业,枝鹿之野,近亦习为狙诈,浑  全凿。
又北驿道,东邻招远,地既硗确,室鲜充裕,旧为李侍御琳枝祖居,李捷南宫后,徙居于城,其子姓之未迁者,犹聚族于斯。
再北二十里为柴棚,地邻莱阳招远,土旷人稀,虽为东行孔道,而市肆不通,居人刹草结绳,或市陶器柴炭,以度岁月,冬无衣衾,率以火烘为事,黔首黑面,狉狉蓁蓁,俨然  狪之属。
再西北为圣水,居不过阛阓,家不过数椽,而旁多古迹,有韩信书院、试剑石等,又有丹霞壁三字,余甚疑焉,圣水小聚耳,居万山中,去莱城四十里,何多古迹如是?岂地近曲城,为当年曲城圣地乎?然城东诸山,多名韩信,马班诸史,淮阴斩龙且于淮水,请为假王,皆在北海高密等处,未闻如东莱,且其王齐未久,何独辟书院于此,世代久远,无从稽考,只可付传疑而已。
再北二十里朱流镇,世为周氏里居,前明迄我朝,代有闻人,自黄门而淳殉节河间,后儒童周惠吉妻霍以身殉夫,人知守礼,庶几诗书礼义之乡。
东行三里为周亭,新起小市,不通孔道,商旅罕至,小聚而已。又北朱韩,虽非市肆,而居民颇夥,土田肥美,树植翁蔚,曲氏为里巨族,捷南宫登贤书者,项背相望,而龙钟庙迤西,居人稠叠,凡兹数十里,不绝鸡犬相闻,枝柯相亚,史氏言文景之世,可谓和乐者,此里近之。
郡东北二十五里,有古城曰沙邱,相传为秦始皇崩处,城东北名石柱栏,居民遍植梅、桃、杏、梨,枝柯相亚,陌阡交错,每三春花时盛开,绿桃红杏相间,逼真画图。
掖邑古镇无过于过西,地虽僻而名著焉,过,猗姓,黄帝之后,夏时侯国,寒浞纂夏,封其子浇于过,相传即此地也,海滨广斥,户鲜弦诵之声,野有鱼盐之利。
其西北名沧上,地居海岸,沙碛遍野,土宜木绵,亩值数十金,金元间海运于此聚粮,因名焉。每朔风乍起,涛音撼耳,细砂布满衣袂,春夏之交,渔筏捆至,津门船艘,蔽海而来,居人作逆旅主人,与长年三老相往还。地产沙参,掘取者倾筐    之。
近城十里许,皆良田,村落独多,城之北曰郎子埠,以刘真人得名,再十余里为军寨子,不详何人用兵处,郡人吕公梦奇故里也,梦奇迁中州,为世大儒,族人处此者,至不谙章句,岂左氏所云,物莫能两大耶,后古冢一区,相传为吕氏祖墓,然与?否与?
城之东郭外,迤逶而高,窅窕委折,王鸿胪所云,郡东一幅奇山水也。饮马池在牛蹄山下,掖水流其南,树林阴翳,幽禽鸣跳,郡人毛长史钟眉、姜吏部仲轼别墅在焉。宋艺祖龙潜时,爱兹山水清音,曾饮马于此,迄今石间马迹犹存,此饮马池之名所自来也。
逾二十里曰武官,居民数百家,金元时刘长生,其乡人也,尝养真于此,后奉敕建凌虚观,七真人道场犹在,南连大基,山峰倚侧,形类僧帽,又肖僧额, 故缁流黄冠,卓锡于此。真人祠前,有石碣,题遇仙园三字,或以为纯阳渡刘处,纯阳句云,武官养性真仙地,须有长生不死人。云云。金元主好道,具御赐碑铭华表等。螭首龟趺,罗列不可枚举,今长生族人,居此者尚夥。
城南五里曰曹村,元进士毛镛所居也,地处烟霞,人邻鸡犬,大有武陵佳致,明宣德间,侍御毛公宗鲁,亦发祥于此地。
治西曰满家亭子,依石筑室,高下参差,仙阙雉堞,渔洋诗云,满家亭子山水古,指此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本帖最后由 莱州郝公 于 2015-8-22 22:29 编辑


       清代掖县人董锦章有一文,对此有一辨。

                  记 平 里 驿
                        ——董锦章
邑北三十五里有平里驿,其附近之村又有婴里。此驿有嘉庆间碑,若于晏子,深信不疑,复援晏乐窝为口实。嘻!碑果可据乎哉?泰山下有亭亭山,土人称云亭山,其碑亦然,考泰山道里记,始知为亭亭山也。晏乐窝,后人称晏乐,非也。婴里当云晏里,斥名非也。此皆流俗无识之所为,姑弗深论。古称劳山为牢盛山,盛即成也。登郡成山距二劳颇远,古人之文与后人斤斤字句者不同。太史公以晏子为莱之夷潍人,意古人载笔第约略言之,未确指其区。掖潍非甚远,例以牢盛亦自可通矣。晏子固太史公所执笔欣慕者也,余每过此驿,甚有意乎晏子之为人也。

      而婴里村,但是在莱州的古代地方文献中出现“营里”二字,和《四续掖县志》中的莱州地图即写作“营里”。这里“营里”二字在今夏邱堡镇即有此村名的,而非“婴里”,注意营里与婴里不能混淆。


TOP


掖地历代行政区划

       明及明前境内行政区划

        汉置掖县,当时今境中掖、当利、阳乐、阳石、临朐、曲城六县。晋、南北朝及隋等朝,境内区划多变,难寻准确资料。
        唐高祖武德四年(公元621年),从掖县境域中分出当利、曲成、曲台三县。唐太宗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此三县重归掖县。
        唐前,百姓多散居。
        唐朝初年,境内设立的地方基层体系是乡、里两级。其规制为:四户为“邻”;五邻为“保”;五保为“里”;五里为“乡”。以上意思是:四户人家是一“邻”;二十户人家是一“保”;一百户人家是一“里”;五百户人家是一“乡”。
        四户一邻,推举一户为一邻自治之首。二十户一保,选举一人为一保自治之首(后称保长)。一百户一里,设“里正”,多由一里中德高望重的长者担当。五百户一乡,设“乡长”,由一乡中德高望重的长者或贤明缙紳出任。
        里正和乡长都无品级,仅免其一家赋税。
        乡长负责教化,乡里行政由其与五个里正共同掌管。
        乡里的司法权力由县衙统一掌握。
        另:城居设“坊”或“街”,坊设“坊正”·····本县无此设。
        备注:唐代设“村正”,始有“村”之称。唐前,乡间聚落多称“格”,也称陌、屯、落······“格长”是“村长”的雏形。
         乡长、里正出于“上传下达”方便,记乡间百姓的聚落之地为村、庄、疃、家,或冠以地名、物名等为村落名称,后来便沿习为村庄的名称。

         本县境域自金太宗天会九年(公元1131年)划定:东及东北邻招远县,西。南邻昌邑、平度县,与今市域基本相同,以后边界村庄虽有划进划出,但无大的变更。
        金、元、明代,境内的地方基层体系,沿习唐、宋旧制。
        “中国吏治,至县而止”。历史时期对县以下的行政组织,文献记载很少。关于“境内行政区划及乡、村情况”,《掖县全志》中只能寻到清代及民国的资料,想了解清代以前的此类情况,除翻志书外,还需从一些古代名人的“札记”等书中获取。
        明嘉靖十一年(公元1532年),莱州知府胡仲谟《邑志佚文》载: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莱州知府蔡恭留存府衙“架阁库”(档案室)的档案中,有洪武年间掖县知县朱荣(洪武七年至洪武三十年在任)于洪武十六年撰写的《掖邑聚落考》一文。此文对境内各乡、里、村落及民居情况的介绍比较详细。因有“地广人稀”及“纳移民,垦陈荒”之说,胡仲谟认为这是朝廷调查(察)山东各地人居情况,为向此移民作准备,朱知县因而撰写此文。“惜难入志,遂入邑书”(备注:当时胡仲谟正在组织毛纪等人编纂《莱州府志》,因此文难入《府志》,于是便录入《邑志佚文》书中)。
        为补清代之前的区划空白,今特译录此文。



         掖邑聚落考

        掖地东西长一百三十六里,南北长一百零六里,一城六乡,除掖城(府治县城)内外百姓聚居多些,其他五乡,超过二十户(足“保”者)居民的村,共有一百二十二个。境内超过十户、不足二十户的聚落(庄或疃)不足百个。多则七、八户,少则三、二或仅一家之聚落(以家或以地、物命名者)三百余处。全县居民共有四千一百九十三户,二万零八百四十六人。
        以下是各乡的居民情况。


       进士乡

         黑港口——淳于墓——大琅琊东至招远境,此线以北至海岸,为本县第一乡。因琅琊唐代出过进士王无竞,辛庄宋代出进士辛次膺,百姓传赞,一县荣耀,故以“进士”为乡名。
        本乡无甚大镇,其人居辐辏、集市日车马络绎者、首西由,次朱桥。
        西由,唐时即著名,数村近聚,自启庙会、集市,百姓勤农事,业渔盐,习绣织。少年读诗书,青壮追功名者很多。文明教化,民风淳朴,是一县的榜样。西由西北有三山,为秦皇、汉武祭海处,汉时即有聚落。
        朱桥,川原广袤,商贾并集。这里土厚水丰,有不少聚落很古老;汉时东莱太守杨震的儿子杨承在此落籍。“清流杨家”被世代颂传。其北迄西,隔海岸十里,民居星罗棋布,这些聚落多者十几户,十则三、两家,大多是宋、元间落籍于此的。这里前有沃野,后有海甸,百姓除种田、捕鱼外,更有采黄金特业,是一县富裕之地。
       掖邑古镇莫于临近西由的过西。史曰:过,姒姓或任姓,黄帝之后,夏时侯国。书载:禹建夏,封过国。寒浞篡夏,封其子浇于过。过君败亡,过君的儿子改任姓蛰伏,苦励四十载,诛寒复过国。过西在“过都”之西,当时为防守军的营地。以后渐有民居,遂成聚落。
         太平湾,古为重要军港。隋唐两朝六次东征高丽,均由此出发。时至今日,也是我朝(这里是明朝)之重要军港和商港。此处历史久远,也很著名,周围有几个隋唐或宋代的古聚落,每处居民多超一保之数,皆随遇而安。另有几处小聚落,每一、二十户。虽有鱼盐之利,几多年来到此落籍甚少。这是因为地域偏僻的缘故。
   
            良过乡

           自临朐古城北三里处——连郭庄——沙丘城——龙冢庙 ——狼虎埠向东北至招远境,北至进士乡南境一线。本乡紧临过地,以旧封“良过”(今梁郭)为乡名。
         夏封“良过”后,周边便慢慢地有了众多聚落。灵山之西,另有几多小聚落,或三、五户,或一、两家,乡民乐于农桑,勤于耕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衣食温饱,安居无他求。
         良过之西三十里,有古城曰沙丘,乃商纣王所建跸宫,相传为秦始皇崩处。向西南二十里之“沙丘花园”余遗址多处。城东及北有十多处旧聚落始于筑城或周之初。沙丘城北七里,曾设鹿砦(军队设的障碍物——用数木的枝干交叉放置,以阻挡敌方人马前进)为城郭,有聚落曰:“北障”,因此而取名。旧有唐中书令郝处俊之曾孙郝肸流放在此落籍,或曾经有唐时郝北叟家族所遗。城东立幢置古兽守护,“石柱”(古人对“幢”的俗称)之名由此而生。城西“连郭”曾是啥丘“城郭”之兵营地。另有一些小聚落,考址基年代久远,然而,战乱病祸几经没落,住户向上难数几代。这些聚落今朝始兴旺,常有流民落籍于此。
        婴里、平里店为春秋时齐国名相晏平仲所遗,淳于村旁有战国时名士淳于髡之墓,乐台为汉武帝祭天遗址,这些地方周边均有小聚落。
        元初,圣举全真道十八宗师、琅琊綦志远光耀家祖,綦家方名冠“紫罗”二字。另有一古村曰诸流,居民数十家,读书者多,人知礼义,三官庙香火四时不断,引邻者(“四户为邻”,此指临近小聚落)聚此,日日若市。东西有众多前朝的小聚落,每个都是十户以下,此不逐一列述。
         二十里堡北有一聚落名曰:军寨址,有后唐吕梦奇旧居,宋代吕氏“一门三相”即出在此,邑地沾荣,名传华夏。
         本乡临海有几处聚落,居者半渔半耕,衣食自给,平和相处。


TOP


灵仙乡

       坊北向西至北行官道,向北至连郭庄为本乡西境;向南至东行官道,东行官道之十里堡(第一双堠处,在今蒲家洼村东岭上,俗称“堠顶”)——二十里堡(武官村)——三十里堡(旧有民居)——四十里堡(第四双堠处)——五十里堡(第五双堠处)——六十里堡(第六双堠处)——七十里堡(上堡)向东三里至招远境。北至良过乡南境。本乡武官村有灵虚宫,系金代全真道七真人之一,本村人刘长生所建。故以“灵仙”为乡名。向北十里有无根枣、锯齿等聚落处,有元臣刘仲禄祭神遗址,也是定名“灵仙”的原因。
        灵虚宫前有定日集市,周边小聚落百姓乐于到此以通有无,这里也就成了一乡最大的聚落处。
        本乡西端之城郭庄距沙丘城七里,为沙丘城之“城郭”,当时驻有军营守护城池,今为较大聚落处。城郭以西有淇水,旧为沙丘城“沙丘花园”之盛景处,周边聚落甚古,其东之罗家营,传为隋、唐名将罗成之兵营所在;其南之坊北村依唐代忠勇将军雷万春功名坊而立;雷家疃东北一带,乡人习武成风,历代以此得功名者甚多。
         城郭向东之驿道(指官道)旁,无甚大聚落。西曲城旧地有三、二十户人家。再向南为崮山,山下聚居五、七家,圣水清清,沿沟多古迹,有汉时齐王韩信书院、试剑石,又有丹霞壁三字,传为韩信手书。清山绿水美如画,而画间缺少民居,真是可惜了天赐的景致。
        驿道向东,朱汉与天保寨隔河而立。朱汉是夏代“诛寒(浇)”之地,天保寨为金代杨四姑(有书称杨妙真)兵营所在,两地似存杀气,虽系古聚落处,但人居不多。再向东有小聚落十余处,内有一戈姓聚落在本乡最古,传为夏过国所遗(过、戈同姓,为同音),皆依溪而居,植禾弄桑,饲鸡养鸭。无乱事忧心,有闲暇自在。
        本乡东南部地薄水贫,少有人居,虽有一些良田,但至今没人开垦。

                七里乡

      城内三隅(当时尚未立西北隅村)及城外一隅(今南关)、三关为一乡。守围城池的“城郭”军营距城七里,三关、四隅居民耕种的土地最远距城七里。本乡境域为距城七里之地,也辖七里之内之村落,故以“七里”为乡名。
        本城自汉初修建,至今已一千五百余年。一千五百余年来,本城不仅是一邑之都,历史悠久;也是州、府之都,人居集中;不受“五百户为一乡”之规限制。
         汉高祖置掖县(公元前203年),依掖水(今南阳河)而建城池。(北魏)献文帝置光州,皇兴四年(公元470年)固修城墙。(蒙古)乃马真后(称制)缮治莱州城(公元1242年),筑的皆为土垣。国朝初(公元1371年即明洪武四年)在旧城之北修筑本城,正南隅(旧城,今南关)如今是本县最大的百姓聚居地。
         正南隅内居者,可谓名家汇集;汉宰相李欣居里在西南街北;(晋)临海侯府旧址(侯史光,爵临海侯)在其左;衙(旧城中的衙门)后街金代出两名宰相(赤盏辉、徒单克宁);(元)王大用(即王居政)归来造福地方,如今王家可称是名门望族;历代致仕官宦迁在这里居住者很多,品级在县令以上的就有十几位。
        城外七里内也有不少大聚落;新城之北皆良田,秦前就有百姓聚居(今称北关),向东居户三三、两两延至“城郭”军营,今也成聚落(郭里关)。城西北有淇园,再西有司马家亭子(后演变成“满家亭子”),此两处原为商代建沙丘城时,向西南修二十里“沙丘花园”之遗,汉司马均致仕归来,购为己产,后周边也成聚落。
         城(指旧城)西五里堠,再西二里“城郭”大埠上,旧驻护城军营,营旁也有聚落(城郭大埠,今演变为果达埠)。城南光水(三里河),光州之福基。五里堠旁聚落,是元代进士毛镛故地。城东及东南,桃红柳绿,三、五户聚落,散点烟霞,逼真画图。   




           神山乡
      
      掖城向南官道,七里河桥——南十里堡——二十里堡(马驿)——三十里堡(白沙)——四十里堡(夏丘)向南六里至平度境,北至灵仙乡南境(掖城东行官道),东至莱阳境,南至平度境。本乡因寒同山有金代全真道所开七洞;平村有通仙观;马山有宋代皇姑修道庵、太极山为历代道家修练地,故以“神山”为乡名。
        本乡占地近一邑领地的四分之一,加南行官道向西十里划归本乡,民居才凑满“五百户为一乡”之数。纳移民,垦陈荒,久已为之。
        本乡山岭多,土薄地脊,十里无人居不为鲜见。临七里乡及向南平原一线聚落多些。神山后有小聚落甚古,传为“田单代齐”间其家族所遗。此聚落向北及向西之地皆归七里乡。
        神山七洞下有几处聚落沿溪流而居,大多五、七户,业桑、麻农事,狩猎卖柴,自给养家而己。
        洼有心,山有根,山根处土厚水美,国朝勋臣、越国公胡通甫之胡家顶下谷口处,有村曰:李家,旧有汉光武司徒李欣之居处,李发迹后居于城,其子孙之未迁者,还聚族在这里。山前有唐前聚落,永徽(唐高宗年号)间,刘聿猎鹰受困绝崖事盛传于世。
        本乡多古迹,古迹旁多聚落;夏丘,为过君战寒浇后掩尸骨之大冢;留驾、御甲庵等为宋太祖(赵匡胤)微时流浪所经地;驸马茔留其女侄福环公主之遗憾;黄山因金、元间建黄真人祠而传名;大山之东马台石、钓鱼台、马场等有唐太宗征战时之遗迹;汉康王墓旁初有守坟人家,后迁来三、五民居,遂成聚落,今称古有村。沽河支流旁有众多小聚落,多则七、八户,少则三、二家,实为地旷人稀,未开化之地。


             龙德乡


       掖城向西南官道,西十里堡——二十里堡(郎村)——三十里堡(杲村)——四十里堡(英村)——五十里堡(沙河)——六十里堡(驿塘),向西入昌邑界。
         沙岭张家向西北至海岸,向东二里(沟)——幸台村东二里(沟)——幸台武家东二里(沟、沿沟向上)——林家南二里处至西南行官道,为本乡西南境;沿官道至七里乡边,七里乡向东北官道至北二十里堡,为本乡东南境;临朐古城北三里处——连郭庄一线之良过乡境,为本乡北境。因历代朝廷祭海之所的东海神庙在本乡境地,海神护佑乡民身强财富,为记海神之恩,故以“龙德”为乡名。
         本乡之大聚落多近海岸,渔米兼作,是为税收富地。
         临朐为汉县城地,为本乡最大聚落处。城里之居常见汉时遗迹,城外居者多后世流民。今前朝(是指元代)定海侯杨春之府第在城中最为显赫。
        杜家虽为小聚落,旧有唐代贤相杜如晦公子杜构之居处,杜构巧制钓钩,莱人方尝鱵梁鱼美味。
        大原、海神庙前后多宋代聚落,向西南沿海、沿河虽无大聚落,而小聚落却星罗棋布,皆择佳地而居。
        本乡境地东北、西南狭长,有较长海岸线,乡民以渔为业者多。福山之西南旧有“滑州”之名,盛产滑石。滑石雅称“莱玉”,为雕刻器物佳料,碎石碾成粉末也有大用。此处多小聚落,采石经营者甚众。
        向西有聚落曰东宋,为宋前聚落,民居延连足一里(一百户)之众。周边三、五户聚落甚多。近山业农兼营滑石、近海业渔也兼农。
         海郑,本乡大聚居地。至集日,商贾并至。海郑东西多溪流,周边诸多小聚落,居民多渔者,此处鱼酱、虾酱最有名。

               富积乡

       富积乡在本邑西端,东临神山、龙德两乡,北为大海,西与昌邑为邻,南与平度接界。因南有厚储异宝之山,北有富积海珍之水,故以“富积”为乡名。
        本乡汉时为当利县地,当利故城(在今路旺侯家村一带)处,至今民居甚众,熙来攘往。向东、向南至汉代阳石(在今夏邱堡一带)县境,水丰土沃。有大聚落名郑村,地临大河,佳木繁荫,居户都很富裕。另有不少前朝小聚落,民循习业农,种桑植麻,洽和而居。
        大沙河穿境而过,东西两岸,土肥民稠。五十里堡(沙河)之东,五、七家依河而居之聚落有十余处。五十里堡(沙河)周边居者甚多,前朝自成的小集市,更有年年愈旺趋势。
        五十里堡之南有聚落曰:涩埠,地与平度接界,山石可烧灰。其西之浞河,为夏代寒浞所凿,河北有村曰浞里,因寒浞开河时之居所而得名。临浞里不远有两处聚落,居民自名大浞河、小浞河。而六十里堡(驿堂)左右,虽有良田,却只有几处小聚落。
        土山近海,山巅鲁王庙为宋初所建,传山下有龙潭,祷雨十分灵验,然当地人只能指点井泉,而难言龙潭所在。山北一聚落甚古,有任姓人称其祖为夏过(国)先人,为避战乱(寒浞篡夏之乱)改姓任。
        土山少草木,周边有民数十户绕山而居,人以渔、盐为业,水苦土瘠,寂寞之极。
        循海西行约三十里,有聚落曰:海仓,旧时为宋、金海运故道,居民多以煮海为业。而土山向东,聚落渐多,一乡富舒,尽在此处。

TOP


董锦章

董锦章(1844——1920),字蔚堂,又字苇塘,别号襄村,又号寓园,掖县(今山东省莱州市)西登村人,清末地方名儒。

其父桂馥为六品职衔,对董锦章的治学有成影响很大。董锦章自幼以苦读为乐,无意仕途,光绪二年(1876)科考列副榜,十四年中举第七名后,不踏仕路一步,委博兴县训导,不就;广西巡抚慕名请入署,不往;不善周旋,见客数语即“危坐无他言”。而与莱州府文人学士们论及学问则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每日潜心读书、吟诗属文,“自少至老无一日废学”。尤精于考据、训诂之学,治学严谨,“七旬后灯下书细字,校录不缀”。他治经以许(慎)、郑(玄)为主,取清朝诸儒之长。有意见不一致的地方,一定仔细研究,找到最得当的说法。一生著述颇多,有《尚书今文证》2卷,《学庸遵注》4卷,《附录》1卷,《论语赘笔》4卷,补遗1卷,《惜余轩初集简言》2卷,《杂文诗》6卷,《读钞杂文诗》4卷,《三钞杂文诗》2卷,《四钞杂文诗》2卷,《五钞杂文诗》4卷,《余编》2卷,《莱州府乡土志》2卷,《掖县乡土志》4卷。民国改元后,董锦章自称“故国遗农”,怀念恋封建清王朝并寄意诗文。




TOP

本帖最后由 莱州郝公 于 2015-8-21 17:13 编辑

董锦章为家乡纂修《乡土志》

      清末山东掖县地方名儒董锦章,乡试获售后绝意进取,闭门著述,至老不倦。重视地方志事业,曾应聘纂修《{光绪}莱州府乡土志》二卷、《{光绪}掖县乡土志》二卷,向为人所称。平生好名山,尤以留有游崂山诗篇居多。

  董锦章注重游山,一座青山一部诗,记游诗文中颇多佳构。董锦章在游过平度大泽山时,曾留诗有《游大泽》云:“山花有异香,山鸟引清吭。诗画俱艰好,烟峦万古苍。此间留洞府,人世几沧桑。蛮触须臾耳,何如鹤梦长。”另有《大泽山下人家》云:“茅舍郁参差,疎烟出竹篱。隔溪犬遥吠,荫樾犊斜齝。埜老龙钟态,村童雀跃姿。看山还最好,新翠映高眉。”。

  董锦章咏崂山诗甚众,有关崂山著名景点的诗作。有五言《上清宫》云:“一寺辟山腰,箫声云外飘。泉高瀑自孕,松老石难凋。羽士今谁在,真仙自古昭。大丹如可问,从此谢尘嚣。”《华严寺》云:“大海环奇削,镜中兰若藏。木凋岩孕翠,竹亘涧街苍。未閟灵鸾响,常悬佛火光。此间多宝轴,普渡仗慈航。”《明霞洞》云:“拾级不辞劳,松篁涨晚涛。岚光横地峻,海色逼天高。绝顶霞粘屐,精庐雪润袍。三壶皆似削,俯势瞰灵鳌。”七绝《王乔崓》云:“笙鹤数声空谷闻,满山松竹碧纷纷。二崂踏遍无寻处,飞过前峰一片云。”

  另有关记实之作。如五言《由华严庵至太清宫途中作》云:“巨石兀嶙峋,横纵大海滨。峦张惊欲啄,涛沸怒成嗔。寂寞阴崖雪,苍茫鬼斧春。安期尚可遇,我亦餐霞人。”七律有《不其山怀古》云:“大师千古仰经神,通德门开著作新。自有微言传绛帐,尚存正义慑黄巾。当年笺注释文证,异代缵承洨长伦。我向名山思问字,荒芜带草没荆榛。”《答人问崂山风景》云:“二崂风景竟如何?一语相酬当浩歌。海水全随山曲折,花香半逐石坡陀。五更红日浴偏早,万古紫霞餐最多。若欲景芳成小筑,经神祠外即盘阿。”《驯虎山怀古》云:“盛德能教异类驯,童公治化信如神。生之有道千山旭,杀亦铭恩万象春。从识渡河感明义,转叹设阱昧深仁。”

  离开崂山后,仍有所思念崂山景色。七律《忆崂山》云:“岱岳不如东海崂,斯言寻绎兴为豪。游探九水乃称奥,声到巨峰方是高。香雪扶春涨桃雨,翠筠和月答松涛。琳宫更有惟奇绝,合抱耐冬供染毫。”
 董锦章(1844—1920),山东掖县(今莱州市)西登村人。字蔚堂,又字苇塘。别号襄村,又号寓园。民国改元后,锦章自称“故国遗农”,怀念封建清王朝并寄意诗文。清季地方名儒。其父桂馥,为六品职衔,对董锦章的治学有成影响很大。锦章自幼以苦读为乐,无意仕途。光绪二年(1976)科考列副榜,清光绪十四年(1888)中第七名举人。后不踏仕路一步,委博兴县训导,不就;广西巡抚慕名请入署,不往;平日不善周旋,见客数语即“危坐无他言”。而与莱州府文学士们论及学问则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每日潜心读书、吟诗属文,“自少至老无一废学。”尤精于考据、训诂之学,治虚伪严谨,“七旬后灯下书细字,校录不辍”。他治经以许(慎)、郑(玄)为主,取清朝诸儒之长。有意见不一致的地方,一定仔细研究,找到最得当的说法。一生著述颇多。有《尚书今文证》二卷,《学庸遵注》四卷,《附录》一卷,《论语赘笔》四卷,《补遗》一卷,《惜余轩初集简言》二卷,《杂文诗》六卷,《读钞杂文诗》四卷,《三钞杂文诗》二卷,《四钞杂文诗》二卷,《五钞杂文诗》四卷,《余编》二卷。《莱州府乡土志》2卷,《掖县乡土志》4卷。

  董锦章尤以记实的诗文而著称。平度“桃花涧”,椐当地村民说,百年前此地叫“石井子”,有张华、张唐兄弟两人携眷来此结庐而居,到清光绪年间,已繁衍为六户人家。光绪二十二年,平度城尚家疃举人尚庆翰(字屏臣),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在张氏兄弟宅旁边盖起了五间青砖草堂,作为别墅,时来小住,并题其草堂为“屏山馆”,将这条涧谷命名为“尚涧”,作《尚涧记》记之。文中写道:“以兹涧之奇,而吾独得之。其处僻远,因宜为时所弃,然吾非经缒凿而得之,只无意遇之,而涧之奇遂暴著。”民国三年,邀业师掖县名人董锦章来此一游,诗文唱和,颇具风雅。董锦章乘兴作《游屏山记》以记其盛。详细地记述了尚庆翰在此筑草堂,题写堂名及更改村名的经过。《游屏山记》有载:山中“松株高下不一,间以夭桃,尤可悦目。”二文一并收入尚庆翰担任总篡的民国《续平度县志》。

  尚庆翰所编《续平度县志》还收有董锦章所写《书平度罗张旧狱》一文,略云:“乾隆五十六年,有平度乡人罗某,其人素凶狠无赖,其姐夫张某则性情懦弱,罗恃强凌弱与张某斗殴,失手将自己生母打死,却诬称张某打死其母,经平度州官审理,亦认为张某为真凶,将其判了死罪,经莱州知府徐大榕复审,认为张某冤枉,上详省府,省府“臬司”仍同意平度州官之原判,徐知府乃派人进京申诉,刑部即派人来平度会审罗张一案。此案已经州、府、省三级审讯,属重大疑案,各级官员均不敢轻视,乃商定在城隍庙进行“冥审”,由各级阳世之官与城隍老爷共同会审,时值阴雨,气氛恐怖,狡猾之罗某仍不认罪,徐知府威严地对罗言:“汝杀母不吐实,雷将击汝!”言未毕,忽霹雳大作,声震瓦宇,官吏、胥吏皆惊怖失色,罗某之心理防线终被击溃,乃吐杀母实情。昔时人们普遍较迷信,对鬼神十分敬畏,城隍老爷尤具特殊之威慑力,故自古阳审无结果之案即行冥审,犯人普遍认为:对阳世之官尚可隐瞒事实真象,神则洞察幽微,无所不知,抵赖已属无益,坦白或可减罪,乃大多心理防线崩溃而尽吐实言。罗张之狱后被平度艺人编为鼓儿词到处传唱,笔者幼时曾听父老言及,所记张氏依稀记得其名为张子布,以备受各官酷刑,结案后,已成残废,罗某之名字则忘记。”

  另如清代山东滩晒制盐工艺不断改进,滩晒产量明显提高,每副盐滩池可晒盐1250—1350公斤。董锦章《土山记盐补》曾就掖县西由场的滩晒工艺与盐产品做了简要说明,有云:“掖西由场外,其晒盐者曰土山云。历代皆煮盐,国初始有晒者。有池有井。池,晒之所;井则蓄水以备汲入池者也。晒必别水,宜听以耳,揣以目,或判指于水,消息微茫,非尽人可能。后乃易以莲子,湖莲上,盆莲次之,以性善沉,遇卤屹立也。择数枚取试水。水有淡有咸,淡者轻,咸者重,未晒软,晒則老。老,出盐易而速;软,难而迟。过则竭,适中善。首夏风雨以时,戽水入池,一夜卤渐结。若大雨,池溢,投以莲子,判若泾渭。淡水净澈,俟莲子呈露,水乃可用,日试之,悉差数。三四日水渐老,加意调剂,操纵惟命。滩有蓄卤所,曰卤囤,三分其池为之,欲调水取诸此,当南风煦煦,午曦薰蒸,水上小波突起,下必有盐花,旋生旋灭,而盐告成。”当烟台开埠后,草帽辫成为山东重要的出产。草帽辫的输出,使编草帽辫者不断改进其花样,时人董锦章写有竹枝词:“破却工夫缉麦捐,几经纤手结缠緜。问郎出甚新花样,花样斩新才值钱。”

  董锦章,于光绪末年分别纂修《莱州府乡土志》二卷,《掖县乡土志》四卷。

  乡土志如同普通地方志的缩学的普及本似的,有助于乡土知识的普及利用。在清季兴起纂修乡土志热潮,同当时国内国际形势有关。清光绪二十年(1884)中日甲午战争后,丧权辱国,日本侵割台湾,德国强租胶州湾,英国强祖九龙半岛与威海卫,法国紧跟其后,要强租广州湾……国势日衰,封建统治阶级意欲图存,便始实行新政。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有识之士要求自强图存,改习先进科学知识,培养人们爱乡里爱国家的思想。乡土志则是最好的乡土教材,可同外国的人文地理相媲美。一些乡土志明确指出编纂宗旨,在于给人们提供进行爱国教育的教材。“人民爱国家,必自爱乡土始。实则乡土者国之内容。”“人人爱国,实乃人人自爱其乡土始。”“外国人讥中国数千年有国史而无民史,乡土志之民编为民史起,本为学者童蒙而习之。”此类乡土志均为奉檄而编修。乡土志的长处,在于内容实际,记录经济状况居多,颇有实用价值;文字简括,易于纂修,便于普及利用。

  清季,应莱州知府李恩祥之聘,董锦章主持纂修《{光绪}莱州府乡土志》二卷。成为省内名志。莱州当时所辖四州县,有掖县、昌邑、潍县、平度州。是志所录即以所辖地域。卷首有《例言》八则略云:“奉檄修乡土志。”列目为:上卷有历史、建置、政绩录、兵事录;下卷有耆旧录、事业、学问、户口、学校、实业、地理、山水、道路、物产、动制、植制、商务。是志以政绩、耆旧两目所占篇幅较重。在山东省内,府乡土志独此一种,当为珍贵,《莱州府乡土志》于1905年完稿,但未付梓问世.,有稿本现藏于山东省博物馆,于光绪末年石印刊行,约为四万字,又于1997年据馆藏手稿本印制,是了解莱州府辖属掖县、平度、昌邑、潍县、高密、即墨、胶州自先秦至清末乡土人物、风俗世情的珍本。

  董锦章继应掖县知县吕昱之聘,主持纂修《{光绪}掖县乡土志》二卷。卷首绘有疆域图一幅。《例言》十则,略云:“邑旧志于宦斯土者称宦绩,本境人物称耆旧。”。志目为卷一有历史、建置、政绩、兵录、耆旧、事业、政治、武功;卷二为忠节、孝友、善行、耆旧学问、经儒、文学、卓学、名宦、乡贤诸祠附。是志列目有别于它志,未按学部规定的十五门分类。本来乡土志重在经济,而是重于人事,这同当地人文繁茂有关。是志记事止于清末。有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稿本,抄写字迹工正,计一百一十页,约五万余字。原稿本存于中国科学院图书馆,山东省图书馆仅藏有微型胶卷。

TOP

毛贽与《识小录》

    翻开历史,常见有些封建文人,他们并非当世名,但由于他们的著作或发明,受到后世的重视,而得到后人的怀念。莱州毛贽就是这么一个文人。
    毛贽,字师陆,号勺亭,是明代阁老毛纪的裔孙。莱州毛氏家族,自毛纪以后,虽仍不失书香世家,但科名勋业却一蹶不振。毛纪之子毛渠做到太仆卿,毛渠以后,官做的最大的毛贡也只不过是个知州。毛贽的父亲毛霦,字荆石,号秋圃,是一位很有学问的秀才。曾写过一部《平叛记》二卷,记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叛军李九成围攻莱州城的经历。康熙年间刊印后,影响很大,乾隆时被收入《四库全书》。毛贽幼承家学,青年时代即饱览群书,尤留意地方文献。中秀才后,无意刻名,唯读书而已。家素饶,中年携金游遍大江南北,与诸名名士饮酒赋诗,逍遥半生,晚年“倦游归里”,闭门著述为乐,于是他把平生收集、采访的地方文献、掌故,“反复详阅”,“琐细无关紧要者,汰之删之”,共得十之三,却为一集,颜曰:“识小”。他认为“识梓里事易,识天下事难。”正因为如此,人们往往对地方史志“人习不肯书,事著见不庸书,儿乳媪妪周知则不屑书,日征逐于尘冗俗卢则不暇书,是以迁延废搁,卒至于久而湮没,可惜哉。”他深感“今我不述,后生何闻”,“失此不记,后之视今,不犹今之视惜耶。”这大概就是他撰写《识小录》的原因吧!
    《识小录》共九卷,约三十万字,是一部内容翔实,历史资料珍贵的私撰地方志书。
   内容分卷一:
    沿革、都邑、城郭、山、水、泉、村镇、古迹、祠宇、墓、宅第、物产;
         卷二:
    人物、忠、孝、义;
         卷三:
    文苑、列女、杂行、流寓、方技、仙释;
         卷四:
    宦绩、风俗;
         卷五:
    创建、兴作、科第、政事、祥异;
         卷六:
    识文上:五言、奏疏、序、说、书、引、题词、说文、碑;
         卷六:
    识文下:记、考、传、后序、书后、跋、行状、墓表、墓志铭、祭文、赋;
         卷七识诗上:
    郑道昭、隋炀帝、唐太宗、李白、陈子昂、杜甫、苏轼、邱处机、刘珝、蓝田、王世贞、顾炎武、吴伟业、施润章、王士祯、赵执信等三十名著名诗人有关莱州内容诗作;
         卷七识诗下:
    赵士哲、满必发、李宗仪、赵士完等五十三位莱州籍诗人的作品;
         卷八:
    遗、余、误、恶;
         卷九:
    为外集。
    《识小录》内容翔实,历史资料珍贵,王桂堂称其“梓里掌故,网罗核博”。有人也评论其“颇有特色,质量较高”,体现了“当地人写当地事”的私纂志书的主张。它的问世受到后辈志家的重视。乾隆年间,莱州府知府严有禧修《莱州府志》、掖县知县张思勉修《掖县志》多取材于此。
    《识小录》编纂于清代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当时没有刊行,仅有稿本流传。至清道光年间原稿开始散失,传抄之本也不完善。民国年间,邑人王桂堂,刻意访求,数年间仅得十之七、八,且凌乱不堪,王桂堂依其凡例,复为编辑,并校正其伪误异同,又将邑志所载及前辈引用者,略补其缺,编成全帙。因书名雷同甚多,加“勺亭”成《勺亭识小录》之名。
    今山东省图书馆藏有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王氏曝经草堂稿本,共八册,有待于后人开发利用。


    此文作者:石业华;发稿时间:1992年8月5日。

TOP

本帖最后由 郝治年 于 2015-9-4 19:28 编辑

谢谢分享,收藏了
zhhswnet

TOP

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

免责申明:中华郝氏网信息均由注册会员个人用户自由发布,相关权责不由本站负责,若有侵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24小时内删除!

网站法律顾问:Itlaw-郝劲松律师   站长QQ 点这里会话或留言,站长为您服务!  点这里会话或留言,站长为您服务! 皖ICP备09011685号-1 苏公网安备 320583020015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