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郝氏网QQ群  高级群:147271458   ①:45622334    QQ群②:108401083    QQ群③:87019721    QQ群④:18004876     捐助功德榜     捐助网站    关于郝氏网

致郝氏宗亲们    致游客信   忘记密码或更名    上海精武总会成立郝氏八极拳研究组   八极拳第七代传人郝鸿昌   郝知本教授专版   我要当斑主!    版主管理群 :46913743

返回列表 发帖
长按或扫一扫,关注我们!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一)

         那是八十年代后期,郝鸿昌先生已是70多岁的高龄了.当时他老人家在上海精武门体育总会担任总教练一职.馆长是迷踪拳传人之一---苏锦标老师.

    秋日一天,训练已基本结束,郝老师正在指点我们几个学员八极拳的动作要领,一门房老师傅急匆匆地走进来对郝老师说:"有一日本人正等在门口,要拜访精武会,希望切磋一下武艺,怎么办?"当时我们几个学员都有点心慌,因为会馆内散打冠军今天都去集训了,这如何是好呢?

    郝老师略微迟疑了一下,"请他们进来吧!"

    "可是......"

    还没等门房老师傅把话说完,郝老师接上了话,"是客人,不要失礼嘛!"

    在门房师傅的领路下,进来5,6个人.为首的是一个30多岁的日本壮年人.在身旁的一女翻译的告知下,我们方知道这位客人是日本少林武术学校的校长,也是空手道教练,此次到中国来寻根,已去过少林寺等地,想到明天就要回国了,特地来精武会拜访,希望切磋一下武艺,过一回手!

   听完此番话,当场得到苏锦标馆长同意,郝老师礼貌地,半开玩笑地回答说:“可以,就别怪我出手太重啊。。。“我们不无担忧地看着老师,但郝老师依旧神态自若,继续在和翻译谈笑风生。而一旁 的日本教练已换好了练功道服,正“嘿、嘿”地在场上热身呢,只见他出腿似流星,双拳象闪电般,让周围人感到心寒!那日本人活动完拳脚,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老师,而翻译也忙着对老师说:“老人家,点到为止吧”。郝老师微笑的点了下头,那日本人听到了翻译翻过去的话也点了下头,那日本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在郝老师眼前站定,又鞠下身子,鞠躬吧,但还没直起身子,左肩一沉,右脚发力扫向郝老师的头部,但还没等众人看清,只见他自己重重地向斜前方倒去了,可郝老师身形并没动。真的,我们当时都没看清,记得还是我去扶的那日本人,心里想,比武还鞠躬干嘛呢,摆迷魂招式啊,看现在还不是摔得很惨?只见老师说:“不好意思,手重了”。那翻译也很紧张,连续询问日本教练,但他涨红了脸(可能是摔重了),什么也没说,连衣服也没换下,就匆忙离开了。。。。。
   
   一场闹剧,前后不过半小时时间,知道的人不多,但这种比武较量的经历,在郝老师的一生中却有无数次!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二)

   八十年代初,作为上海精武体育会总教练的郝老师总是最忙的,他不光要带八极拳班,还要到柔道房教散打.但他每天都显得精力充沛且兴致勃勃.
  那时的我们,也没有象现在有那么多的文化娱乐活动,所以,练拳成了我们业余时间最主要的活动了.总想有朝一日在比赛场上获取荣誉!
  我们练八极的每天训练结束后还可到散打房去看郝老师教的散打班.那也是只有我们练八极的才能去的.记得那天,一个师兄(曾得过散打冠军)他的陪练有事没来,我便自告奋勇说"我来做你的陪练吧".那师兄便和我对练起来.我左躲右晃充当活靶子.开始,师兄还蛮照顾我的,点到为止,之后,他便愈战愈勇,兴许是围观的人多了吧.他一时兴起,趁我进步抢拳时,将头往我的裆部一插,双腿一用力,将我从他的头顶上活生生地摔了出去."好"'好漂亮的过顶摔",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
  但眼瞅我,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摔蒙了!
  这时,郝老师过来了,用责怪的语气说了那师兄,不该出手太重.
  郝老师将我扶到墙边,叫我放松,伸出蒲扇般的手掌,在我的前胸和后背揉了一会,又站在离我前面约一米左右地方,手掌对着我,眼神威严凌厉,我只感到有一股穿透心胸般的电流直从胸口打入丹田,那感觉是那样的强烈,无法抗拒...之后人就觉得有种如释负重的舒适感觉.郝老师见我没事了,大手一挥,说:"好了,再去活动一下吧".我望着郝老师那双神奇的大手,吞吞吐吐问郝老师:"老师,这是什么功夫啊".郝老师说:"啊,这就是练八极练熟的功夫啊,小子,好好练吧".
  随着岁月流逝,在江湖上闯荡,知道郝老师具备了外气内收和内气外放这一门八极中独特的上乘功夫了.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三)  

    郝鸿昌老师晚年时才被解禁重新从事八极拳教育工作,犹如猛虎下山,每天都有着使不完的劲,整天笑呵呵的,如果不是穿着那条洗的发白的练功裤,走在马路上,谁也不会注意眼前这位慈祥的老人竟是赫赫有名的武林泰斗。
郝老师是平易近人的,至少在我的记忆里面。从没跟谁红过脸,对待我们就象自己的孩子,只要他能办到的,尽量有求必应。当然,当时因为配合老师整理拳谱(是几家武林刊物的约稿),我显得特别积极,想从老师身上挖点东西,类似绝招什么的,老师也不保守,有问就答,说良心话好多理论,道理直到现在才开始有点明白。
那天,在老师家,郝凤岭师兄的拿手菜(豆腐清汤外加两根葱)刚上桌,我也刚端起碗,老师说:“吃完饭,叫你师兄洗碗吧,我们一起去看比赛去”。虽然,师兄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将两张黄浦体育馆的票递给了老师。
那晚是场上海散打队和来自香港队的自由搏击赛,当时体育馆内人山人海,座无虚席,香港队主要是以泰拳为主要招式,因为是上海首次举办的比赛,所以战斗场面非常激烈。我注意到中方出场的全部是郝老师的学生,都象雄狮般毫不畏惧对手的强大,每当一个漂亮的侧踹,一个八极招式击倒对手时,老师都会发出短促的一声“好”,那声音竟是如此的洪亮, 发自丹田,震撼全场。场上一边倒的气氛也激励了运动员的斗志,几乎都在第一回合让对手丧失继续比赛下去的勇气,最后一个干脆扔白毛巾弃权了。我们上海队大获全胜!。
那晚老师是激动的,毕竟那些师兄们争了脸面,学有所成啊!
陪郝老师回家的路上,我问老师:“老师啊,你怎么看他们上场的还没动手,你就知道对方就会输呢”。老师当时是这样回答的,“我能知道他先动哪个地方,至少在三招内我都能先知道”。我仰着头,望着满天的星空,懵懵懂懂的在想郝老师的话。


(今天是大年初一晚,在这重大的欢庆节日里,在酒足饭饱之余,窗外烟花爆竹不绝于耳,此时,我想起了我的恩师---郝鸿昌前辈还有师母,在感伤中留下这段回忆!)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四)

 那是八十年代的末期,郝鸿昌前辈为宏扬国术也在四处授拳,不辞辛劳与报酬。
记得那次,应邀到上海行政管理学院授拳,那里有一个西藏班,有40多个学生都愿意学习中国传统武术,但那学校地处上海的最西面(江桥),交通很不方便,单趟去就要3个小时,来回6个小时,但郝鸿昌老师还是接受了邀请,不顾年事已高,和儿子郝风岭一起去学院授拳。那天,我和师兄,郝老师又来到了学校里,在食堂里教拳,西藏班的学生们站在俩边,认认真真地在看郝老师做示范动作,我和师兄则帮学生矫正姿势,纠正动作。那次正好教到八极拳中的“左右大缠”,学生们都学的很认真,在教学中郝老师讲了“气自丹田吐,力发须开声,喉憋不为妙,口鼻喷敌惊”的八极要诀,在演练中讲究“应意生力,以气催力,发声助力”等,整个食堂里整齐合一的“哼哈呵噫”声,震脚声不绝于耳,场面颇为壮观。郝老师也欣慰的笑了。快到下午5点了,开饭的时间到了,食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可学拳的学生们还不愿离去,其中有一个叫扎西的藏族学生走到我身边说“周老师,我明天要回西藏了,还不知哪天回来,但我太喜欢八极拳了,我有个请求,我带了摄像机想把郝老师的拳拍下来,带到西藏去,让更多的人了解八极拳”,我听了有些犹豫,毕竟郝老师这天太累了,70多岁的老人了,我也没和师兄商量就想拒绝,这时被学生们围在中央的郝老师也了解了这一情况,因为第二天将有5名学生要回西藏,他们也有这共同愿望,郝老师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学生们一阵雀跃,马上让出了场地,鸦雀无声,并且架起了摄像机,静静的看郝老师表演,只见郝老师动如绷弓,发若炸雷,将整套刚猛爆烈的八极拳演练的淋漓尽致,当脸不红,气不喘收式时,学生们和围观的人们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惊叹郝老师的神功,人们还不愿离去,郝老师又主动演练了一套还未曾教的“八极小架”,只见郝师将这套“慢拉架子快打拳”,功架纯正的套路演练完毕,人们再次为老人的功力折服了.....
  那天,郝老师谢绝了学生们留下共进晚餐的请求,回到家中已是深夜9点半了,才吃上了师母热了一遍又一遍的晚饭。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五)


原帖由
潘志和
于2007-9-29 09:04发表
文化大革命期间,本人年幼,当时又无其他娱乐活动(如麻将、舞厅、卡拉OK、电脑等)。本人跟随郝鸿昌老师学习:八极拳、劈卦、迷踪拳、查拳、潭腿、太极、练步拳、摔交、形意、八卦拳等近二十套拳术和器械。

       当时在特定环境中,郝师由于历史问题,经常遭到“造反队”的挂牌批斗和毒打。记得有一次,郝师被罚站了十个小时,返家后,二脚都抬不起、迈不动了。写了交代日记(每天早请示,晚汇报)同时我轻抚着老师略有浮肿的双腿,进行简单的按摩。吃了师母烧的一大碗热腾腾的面条。稍作休息,即偷偷地教我们八极拳等。我在旁侧,看着郝师拖着疲惫的身体教的八极震脚时,我于心不忍,眼含泪水劝导说;“今天早点休息吧,说不定明天又要挨罚了。”郝师气愤回答道:“这个世道下去,我很快会被害死离开人世的。自杀不如现在抓紧时间,希望你们多学会些中华国术,待之将来……”稍后,郝师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中,对我们仍一丝不苟的严格要求。

       期间,同住一幢别墅(上海市多伦路)的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将军遗孀庞淑芳老师也经常鼓励我,并说及中央国术馆的名人佚事。

       记忆犹新,历历在目,缅怀前辈,向郝鸿昌老师和张之江将军致敬。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六)

  
   旧中国,郝鸿昌老师经国民党元老李烈钧将军的介绍,出任黄埔军校第九期上校教官,又经张之江将军介绍加入了国民党。这种特殊的身份,当然使他和其他国民*政*府*要官不可能没有联系,因此,在解放初期的1952年,郝鸿昌老师第一次被打成了“历史反革命”,并下放至现改名为上海燃料总公司的一个下属煤场进行“监督”劳动。1955年经周恩来总理的出面干预,郝鸿昌老师才被摘掉了头上的第一顶政治高帽子。
    在耸立着常青松柏的上海殡仪馆里,刚告别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将军的遗体不久,就迎来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郝鸿昌老师再次被戴上了“历史反革命”帽子,此刻的他只得更夹紧了“尾巴”做人。
    在那特定年代,郝老师尽管受到种种政治迫害,但对中华国术的研究仍孜孜不倦,在家中潜心复习。当时本人年幼,看了实为困惑不解,郝老师却语重心长道:“国术就是国粹,不可荒废啊!”。郝老师不光那样说,还落实在具体的行动中。就在那最困难的年代,也不忘偷偷地带教学生,传播中华武术,并使之发扬光大。在我印象中,当时就有这么几位师兄弟—――周惠本、滕克诚、潘志和、刘长发、吴俊彦等在老师处偷偷地学拳术。当然这也更增强了我的信心。
    在我向郝老师学了近十套传统套路后,就开始向郝老师学习器械。当时学的第一套器械是“猿背棍”。棍术的特点是:劈点搬拿、滚崩戳砸、攉填钩挂、缠拦撩滑、郝老师不但言传,而且更重于身教。只见郝老师演练起来,生接硬架、猛攻直取的棍法使我目瞪口呆。伴有醒气发声、风驰雷动、煞是惊人、颇有震撼力,再加上它那鬼魅多变的招法,更是使人防不胜防,目不暇顾的亮点。
 郝老师身高力大,棍扫八方、风声呼呼。正当郝老师沉浸在中央国术馆教官生涯的情景中时,却招来了当地居委会干部的责难:“五类分子(历反)这么猖獗,你练拳的力气还这样大,那就再增加二条街道的扫地任务接受劳动监督吧。”在旁观看的一些邻居也议论纷纷,指责郝老师不看清当时的形势,在接受监督劳动之时,还顶风作浪,真是自作自受。但当那些居委干部走后,一些有正义感的人则又给郝老师打招呼表示:在那些干部面前,他们面上也敢怒不敢言,只有做“顺风倒”,郝老师则轻叹了一口气道:“世态炎凉,人生为何这样坎坷......”但不论世事如何变化,郝鸿昌老师对武术的执着,痴心不变……
    历史开了玩笑,使我变的比以前更有认知度!可惜的是,当时我不得不暂时中止了器械“猿背棍”的练习,悲哉!
    郝鸿昌老师生前点点滴滴的回忆,使我又重温那个年代的情景
                        高大的身躯
                        高昂的气宇
                        高尚的道德
                        高超的武艺
   郝老师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中......

TOP

郝鸿昌前辈点滴回忆(七)

     我获得的全国散打冠军全靠八极!!!


      我因为喜欢武术,从小学开始就在上海精武会练习,从精武弹腿开始,一般长拳.南拳还有器械套路练了不少.18岁那年又迷上了散打,便拜当时的精武总教练郝鸿昌为师.为参加当时的选拔赛我练的很辛苦.我练的那些很漂亮的招式在散打中根本不起作用.郝老师为加强我在散打比赛中的气势.增加克敌的功力.教我学练八极拳.从最基本的八极单操开始.....一直到六合大枪.在散打中我发挥了八极中硬打硬冲的风格,靠实力战胜了一个个对手.从而站在了冠军领奖台上了.目前我在澳大利亚.每天商务繁忙,但郝老师的八极我也每天在练,不敢松懈.有时间将郝老师所传授的套路整理出来与喜爱八极的朋友共享!谢谢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八)

    我是郝鸿昌老师的学生,屈指算来,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刚从郝师学武时练的是八极拳,过了一段时间,老师建议我同时去练散打,并把我带到精武会的散打队(高级班)训练,和那些老队员过招,刚开始时没练几下,我便招架不住,常常成为了别人的靶子,但我从不灰心。                                                   
      这时,老师也根据我的特点来教我,那些日子,一大早,就在老师家门口的小操场学八极拳,大架,小架,对练,六合大枪,日月铲等等,到了下午,重点练摔法,老师认为我在摔法上可以深造,便倾囊相授。记得有一天,老师刚教了我三招新的摔法,到了晚上在精武会的散打队里,老师对我说:“小子,别怕,就用今天刚学的三招和他们干。”我遵照郝老师的教导,甫一使用,果然,那些老学员只要被我一近身,就被我摔了出去,只看得他们膛目结舌。在拳法、腿法上,老师也是悉心指导。记得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是:“散打,就要远踢近打靠身摔。”            
      在老师的指导下,渐渐地,我在上海和全国的散打比赛中多次获得好名次,同时也确立了自己在精武散打队的地位,并成为精武散打队的正式队员,穿上了精武体育会散打队的队服,并开始享有精武会的训练津贴……                 
      写下这些,只是为了纪念我的恩师。虽然我只学了他老人家的一些皮毛,但已使我终身受益。如今,他老人家虽然已驾鹤西去,但他的音容笑貌,谆谆教诲,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
      敬爱的老师,弟子永远怀念您!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 (九)

                                                     感谢郝老师对我教育

      时间过的真快,老师离开我们已经有10多年了,想起20年前,我住在郝老师家多伦路3年多。在老师精心教育下了,教会了我八极拳和散打术。“家有千金,不如薄技在身”老师的话一直在我脑子里回荡,所以我地训练也非常刻苦。由于老师尽心指导,在87年我代表上海精武队参加了上海市75KG级散打比赛,由于强将手下无弱兵,我没有辜负老师的重望,我很侥幸拿了个第一,同年在河南省安阳市全国散打比赛中,我在70KG 级拿了个第二。感谢郝老师生前对我教育。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十)

                                                                        与恩师郝鸿昌就劈挂拳拍摄问题的一封信

    恩师郝鸿昌撰写的《劈挂拳》一文发表于1987年的《少林武术》杂志一、三、四期。该文图片清晰,演示架式工整,文字说明通俗易懂,将原中央国术馆中经马英图、郭长生、郝鸿昌三人修改过的、揉进了通臂拳先进步法——激绞连环步的中央国术馆“劈挂拳”完整在展现给了武林界。

        恩师撰写此文的最早想法在1985年时已经形成,并已着手作准备工作。为了更好地体现这套拳的本来面貌,老师对拍摄时间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在看来这种想法体现了老师对武术事业的严谨态度。恩师在给我信中提出:“现因天气不够十分寒冷,衣服穿得少,照的姿势清楚,还是早日进行。如果天气寒冷,衣服穿得较多,衣服穿得多,拍出照片,姿势恐有不清楚之处”。

        原来定于在11月24日进行拍摄的计划,后来因为我本人周六、周日两天有事而提前在11月18日周三进行,那天恩师非常高兴,一口气拍摄了通劈、劈挂两套拳照。后来发表的劈挂拳套路,就是依据老师当时拍摄的拳照绘制的。现在这两套拳的部分原照和全部底片均由本人保留,已经成为弥足珍贵的历史资料。

TOP

返回列表
无标题文档

免责申明:中华郝氏网信息均由注册会员个人用户自由发布,相关权责不由本站负责,若有侵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24小时内删除!

网站法律顾问:Itlaw-郝劲松律师   站长QQ 点这里会话或留言,站长为您服务!  点这里会话或留言,站长为您服务! 皖ICP备(09011685-1/0901168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