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郝氏网QQ群  高级群:147271458   ①:45622334    QQ群②:108401083    QQ群③:87019721    QQ群④:18004876     捐助功德榜     捐助网站    关于郝氏网

致郝氏宗亲们    致游客信   忘记密码或更名    上海精武总会成立郝氏八极拳研究组   八极拳第七代传人郝鸿昌   郝知本教授专版   我要当斑主!    版主管理群 :46913743

返回列表 发帖
长按或扫一扫,关注我们!
本帖最后由 郝凤岭 于 2010-4-14 11:11 编辑

2008年9月,上海精武体育总会的合影。左起:周惠本    郝凤岭    周敏德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加入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二十一)


八极拳第七代传人、原中央国术馆教务长郝鸿昌老师简介



                        八极拳第七代传人、原中央国术馆教务长——郝鸿昌老师简介


   
祖传武技,国术馆台柱


    郝鸿昌武师1910年8月16日生于河北沧州县。沧州是我国著名的武术之乡,当地人习武成风,拳脚功夫都得自家传。郝师之父郝继春是当地清朝武举人高经奎的高足,能将一把一百二十斤重的青龙大力舞得如扯旗一般随心所欲。郝鸿昌武师从小随其父亲习武,得八极拳、劈挂拳、二郎拳、查拳和器械等之精髓。
    1928年,曾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辛亥革命的原国民党爱国人士张之江先生倡导中华武术,在南京成立了中央国术馆。1929年,年仅19岁的郝鸿昌即考进中央国术馆就读,在国术馆副馆长、神枪李书文的第一代高足张宪(字骧伍)将军指导下,进一步深造八极拳,并在国术馆其他名家张树声、李景林、高振东、王子平、马英图、朱国福等的指导下,学得形意、八卦、太极、拳击、摔跤等,是当时馆中踢打摔拿的全能高材生,并与马英图、朱国福结为“金兰之交”。1932年毕业时以优异成绩留馆任教。1933年全国武术国考,郝师以八极拳之技法,获无级别散打第一名,被张之江先生视为国术馆的台柱。1941年因教育有方,被提升为副教授;1946年升任教务长。1948年国术馆解散后,郝鸿昌武师随张之江迁居上海虹口区多伦路张之江私家公寓。

   
顺手牵羊,教训峨嵋僧


    从1929年到1948年整整廿年,郝鸿昌老师与中央国术馆休戚与共,协助张之江先生为培养一批武术人才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国术馆成立初期,四川峨嵋山有一僧人云游到南京,曾手持禅杖到国术馆门口狂言挑衅:“谁若不敢出来较量,我就砸了国术馆这块牌子。”郝鸿昌老师闻讯出门,对僧人好言相劝,要他以善为本,不应来此无礼。僧人听罢大怒,挥动禅杖一个“击水冲月”往郝鸿昌老师头上砸来。郝鸿昌老师凭借高超的武技一个闪身,右手搭住僧人的禅杖来个“顺手牵羊”,同时抬起左腿,迅猛踢向僧人心口,只听“哎呀”一声,僧人仰面后跌,四肢朝天,爬起身来,悻悻离去。郝鸿昌老师为捍卫国术馆声誉立了一大功。

   
板凳显威,横扫众匪徒


    抗日战争时期,南京中央国术馆内迁到云南昆明、四川等地,郝鸿昌武师亦随张之江馆长一同辗转至云南昆明。一天,郝老师去理发,刚理了一半发,忽然听到街上一片喧哗,店老板更是吓得面无人色,结结巴巴地告诉郝老师“街上强盗抢东西……”郝老师听罢,顺手抄起一把板凳窜到街上一看,大约百来个歹徒头裹毛巾,手持长矛、苗刀正在穷凶极恶抢劫。那时郝老师才二十八岁,血气方刚,大声吼道:“住手!”歹徒见郝老师只身一人便似饿狼扑羊向郝师团团围上来。一个歹徒挥舞长矛直刺郝师喉头,只见郝师一个“拨云见日”,接着一个“泰山压顶”,那家伙顿时趴在地上,口吐鲜血。一见此状,胆小的往后退,胆大的举着苗刀一齐向郝师冲上来……郝师手挥板凳,高架低拦,声东击西,左冲右撞,脚也不偷闲,忽儿“扫荡脚”,忽儿“连环鸳鸯腿”……整整打了一个小时,这帮乌合之众,终被打得抱头鼠窜。第二天,,昆明的报纸用了大量的篇幅报道了这场风波,郝师也在武术界名声大噪……

   
礼邀郝师,终结深厚情


    在郝师玻璃台板下,有一张孙中山先生的战友、国民党元老李烈钧先生的照片。说起这张照片的来历,还有一个小故事呢!一九三九年,李烈钧将军因患高血压行走困难,进出都需有人扶持。李烈钧将军听说武术可以治病,便礼邀郝鸿昌老师到李府教习拳术。二年后,李将军恢复了健康,健步如飞。李烈钧将军当时虽身居高位,但对郝鸿昌始终以“老师”相称。从此郝老师与李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至今郝、李两家的后代仍然往来不断……

   
老骥伏枥,报国心犹切


    解放后,郝鸿昌定居上海,因报国心切,同张之江一起,曾多次上书毛泽东主席,对发展中国武术事业提供积极的建议。毛泽东在1955年复函张之江,对张之江先生爱国热忱予以肯定。周恩来在百忙中多次接见张之江先生,鼓励他把武术事业搞起来。1965年张之江先生在上海弥留之际,念念不忘国术馆的建设,要郝鸿昌把国术馆搞起来。只可惜紧随而来的文化大革命,郝鸿昌老师被迫下放到上海沪北燃料站,在一个煤炭堆栈当看守,并在那儿一直干到退休。文化大革命不仅使郝鸿昌老师大量珍贵的武术历史资料散失贻尽,更使继承张之江馆长的遗愿,重建中央国术馆的愿望成为一代武师的终身遗憾……然而令人欣喜的是:1980年郝鸿昌老师重出江湖后,继承张之江先生的遗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培养下一代武术人才作贡献,亦使中央国术馆改编后的经典四十八式硬开门八极在上海得以传播。其亲授的八极拳上海主要传人有:郝凤岭、吴定国、张付义、严龙兴、曹志诚、周全、葛强、王伟之、吴玉明、吴俊彦、周庆祥、陈恩溢、钟伟其、张文清、顾凯明、顾敏钦、滕克诚、潘志和、周惠本、刘长发、伍铁帆、袁沛成、宋正祥、赵平等,此外还有浙江温州的郑管乐、广东深圳的包雷、广州中医学院的欧亦猛等人。上海心意拳名家章定荣、上海体院院长助理赵光圣博士、桂林航空工业学院武术系主任李业幸,散打弟子凌皓、陈中伟、薛春忠,银川市的刘凤春等,均曾师从郝鸿昌老师学习各门派武术套路及散打技艺,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复出后的郝鸿昌老师曾任上海工人武术队顾问兼总教练、上海精武体育会武术队总教练兼散打教练等职,并在上海同济大学、上海体育学院等处兼任武术教授等职,为上海及全国各地培养了一大批武术俊杰。

     1981年4月,上海市举行传统武术表演赛,郝鸿昌老师荣获第一名。1983年郝鸿昌老师被评为全国优秀武术辅导员。1983年5月,南昌武术观摩大会上,78岁的郝鸿昌老师以功架纯正,功力深厚的八极拳技惊四座,总裁判长马贤达、大会仲裁温敬铭、何福生相继前往郝先生下塌处拜访,各位武林俊杰翌年再次至上海多伦路旧居拜访郝师……
    郝鸿昌老师从1982年起任上海总工会工人武术队顾问兼总教练、上海精武体育会理事兼任武术队总教练、散手总教练。在80年代,他所集训的上海精武体育会散手队、上海工人武术队多次在全国和国际比赛中获得好成绩。

    郝鸿昌老师卒于1994年11月,终年84岁,现栖息于上海青浦徐泾西园公墓(师母常宗慈卒于1996年2月,与郝师相伴)。

    郝鸿昌老师一生练武不辍,为中国武术的发展、传播作出了重大贡献,他的业绩将永远载入中国武术史册!

[ 本帖最后由 郝凤岭 于 2009-11-6 10:53 编辑 ]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二十二)

毛主席给张之江将军的书信

作者:郝鸿昌





        今年是张之江先生诞生一百周年。每当人们提起国术,我就想起了我的老师、已故全国政协委员、原南京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先生。


        早在一九二七年,张先生就把全部精力倾注到国术上了。为了提倡国术,他先后到新加坡、香港、东南亚等地游说,又在上海青年会,南京金陵女子大学等各院校进行宣传演讲。

        一九二八年,张先生在有关方面支持下,在南京创办了中央国术馆和体育专科学校。

        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国术馆从南京迁往湖南长沙,后又辗转迁移,途经广西、桂林、龙州,然后假道越南河内而至云南昆明。一九三八年,在云南昆明市重新复馆招生。一九四一年,日寇攻打贵州,国术馆又从昆明迁至四川省重庆市,重整旗鼓,恢复武术训练。

        在战火延绵,国家纷乱的年代里,许多人都退却了,但张先生始终如一,坚持办学。他那百折不挠,为国为民的坚强精神,受到海内外各界人士的爱戴和拥护。在坎坷的年代里,国术馆始终保持完整的体制。

        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中央国术馆迁回南京。体育专科学校则迁去天津。至一九四八年秋,由于经费不足,无法维持,国术馆才告解散。在二十年间,国术馆造就了不少成绩优异的人才,如张文广、温敬铭、何福生、赵子虬、张登魁等等。

        解放后,党和毛主席给予张之江先生以很高评价,并希望他重新创办武术馆。一九五五年初,张先生从北京开会返沪后,毛主席曾有亲笔信寄给他说:“……先生热忱爱国,如有所见,尚望随时赐教……”

        张之江先生不辜负毛主席的期望,为振兴中华武术,重新创办武术馆,曾奔走筹划过一时,后因疾病缠身,壮志未酬,至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病故。临终时,赠我一把上面刻有张之江馆长名字的七星剑,并嘱咐我:“要振兴中华民族,把中华国术传下去,推向世界……”。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为人民而献身的崇高品德,深深留在我的记忆中!


                                          
                                ―――本文摘自1984年第3期“武林”杂志(姜星谷  杜鳌  整理)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 (二十三)


原南京中央国术馆的概况及组织机构―――郝鸿昌




原南京中央国术馆的概况及组织机构

作者:郝鸿昌





一、原南京中央国术馆的概况
1928年在南京韩家巷成立的南京中央武术研究馆,不久,便正式改为闻名中外的南京中央国术馆。当时,馆长由张之江先生担任。1929年中央国术馆迁到南京西华门头条巷六号。这时国术馆改组为三个处:教务处、编审处、总务处。
第一任教务处处长由马良先生担任。后来国术馆为抗日战争所迫,辗转迁移,1937年由南京迁到湖南长沙杜家山中学;后又经广西桂林取道越南迁往云南昆明拓东路湖北公所。在此期间,教务处处长由吴俊山先生担任,吴老先生后病逝于昆明,享年105岁。后教务处处长由孙玉铭先生担任。以后国术馆又由昆明迁往四川重庆北碚复课。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迁回南京廖家巷二号。此时教务处处长由郝鸿昌担任。


二、原南京中央国术馆的组织机构
为研究和传授武术的需要,当时南京中央国术馆的组织机构是较健全的,并聘知名人士分任各职。
1、邀请了知名人士任董、监理事。
2、董、监理事:戴传贤(字季陶)、李烈钧(字协和)、钮永健(字锡生)。
3、董、监事:于右任。
4、馆长:张之江。顾问:张洪之。(名誉馆长:冯玉祥)。
5、副馆长:李景林,张树声,张宪(骧)伍。
6、当时馆务分为两大门派
①武当门门长高振东,科长柳印虎。
②少林门门长王子平,科长马英图。
7、1929年武术研究馆改名为南京中央国术馆,馆务随之改为三个处:教务处、编审处、总务处。
教务处:
第一任教务处处长马良。
第二任教务处处长朱国福,副处长郭锡山。
第三任教务处处长吴俊山,副处长杨松山。1937年杨松山辞去,由吴异辉继任。
第四任教务处处长孙玉铭。
第五任教务处处长郝鸿昌。
编审处
处长唐豪、姜容櫵。
编审员金一明。
总务处
处长李子茂、朱家骅。
8、当时国术馆著名武术家有:
李景林传授李太极、刀、剑、棍、推手;
杨澄甫传授杨太极、刀、剑、棍、推手;
孙禄堂传授孙太极、刀、剑、棍、推手;
马良传授新武术;
马永胜传授马太极;
吴民清、严乃康传授日本刺枪劈剑;
吴俊山传授吴太极、八卦掌、太极推手、六合棍;
陈子明传授陈太极;
高振东传授形意拳;
王子平传授少林拳、摔跤;
朱国福传授形意拳、拳击;
黄柏年传授十二形;
于振声、马金标传授查拳、弹腿;
马英图、郭长生、郝鸿昌传授八极拳、劈卦拳、通臂拳、散打、技击等;
张宪伍传授八极拳;
孙玉铭传授猿背棍;
李玉山传授太师鞭。
吴异辉传授六合八法;
毕凤亭、马庆云传授摔跤;
刘鸿庆传授断门枪;
龚润田传授龚太极;
徐宝林传授猴拳、醉拳。


三、原南京中央国术馆于1948年为经济所迫,无法进行招生,难以教学,从而宣告闭馆解散。
原南京中央国术馆虽然解散了,但其学生至今遍及全国,还有不少老同志健在,还担任了重要的职务,在武术界享有盛誉。他们当中有:张文广同志现任北京体育学院教授(后任中国武协副主席)、李锡恩同志任复旦大学教授、温敬铭同志任武汉体育学院教授(后任中国武协副主席)、何福生同志现任云南省武协主席、赵子虬同志(任四川省武协副主席)、刘恩绶同志(内蒙古武协副主席)、李天骥同志(天津市武协主席)、季九如同志(沈阳市武协主席)、蒋浩泉同志(安徽体院教授)等等。还有的同学在海外执教,譬如胡云华、陈玉和等在新加坡,常东升等在台湾。总之,南京中央国术馆的建立以及它在培养造就武术人才的努力,对我国的武术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在我国的武术史册上具有重要的影响。

               ―――摘自“少林武术”杂志1986年第五期

TOP

本帖最后由 郝凤岭 于 2010-3-21 11:11 编辑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二十四)


以武会友,志在报国——访著名武术家郝鸿昌



    一九八六年六月,山东潍坊体育馆举行盛况空前的第三届全国武术对抗项目表演赛。四面高手云集,展中华武术风采;八方名师荟萃,扬技击真谛精华。战幕拉开,一位古稀老翁表演了拿手杰作“八极拳”,但见他功底深沉,拳法清晰,动如崩弓,发如炸雷,疾如闪电。
    这位老人就是曾在昆明以“凳打一条街,孤身敌百人”而闻名的著名武术家郝鸿昌,现任上海精武体育会武术散打总教练、上海工人武术队顾问兼总教练。


    最近记者拜访了七十七岁高龄的郝鸿昌。郝老神采奕奕,双目炯炯有神。操着浓重的乡音告诉我们,他的老家河北沧州县离武术大师霍元甲相隔大约六十里。受乡风影响,他六岁随父学拳。一九二九年,郝鸿昌只身离乡到南京报考中央国术馆。从此在武林高手张宪(既中央国术馆副馆长张骧伍将军)、王子平等人的指导下专心习艺。他那苦练不懈、孜孜以求的精神,舒展挺拔、顿挫有神的技艺,每每赢得名师欢欣。苦练三年,他精通各路拳术、器械、摔跤和散打,尤其擅长八极拳。后于一九四六年升任为中央国术馆教务长。


    “郝老,听说当年您在昆明‘凳打一条街,孤身敌百人’此事曾轰动一时,请谈谈。”记者提出要求。


    “那是一九三九年春天的事。南京沦陷后,我随国术馆辗转至昆明。一天,我去理发,刚剃了半边头,忽然听到街上一片喧哗,店老板吓得面无人色,结结巴巴说:‘强盗抢抗日东西……’。我顺手抄了一把长凳跑到街上一看,大约有百来个歹徒头裹毛巾,手持长矛、苗刀正在穷凶极恶抢劫。那时我才二十八岁,血气方刚,我高声吼道:‘住手’!他们见我孤身一人,便似恶狼扑羊团团围了上来。一个歹徒端着寒光闪闪得长矛直刺我的咽喉,我舞起板凳来了个‘拨云见日’,接着使个‘泰山压顶’,那家伙顿时趴在地上,口吐鲜血。其它歹徒一见此状,胆怯的往后缩,几个胆大的举着苗刀,一齐冲上来,我手挥板凳高架低档,声东击西,左冲右撞,脚也不偷闲,忽而‘扫荡腿’,忽而‘连环鸳鸯腿’……整整打了一个小时,这帮乌合之众被我打得抱头鼠窜。第二天,昆明报纸用了很大的篇幅详细报道了这场风波,于是我名声大噪。其实,有不少过誉之处。”


    记者接着问:“听说一九三五年有个日本浪人也来挑衅砸了国术馆的牌子?”


    “确有其事。”郝老呷了一口茶,慢慢叙述道:“那时候,日寇占领咱们的东三省,一帮日本浪人到处惹事生非,耀武扬威。那年秋末的一个中午,一个日本浪人自称是什么日本‘拳击九段’来到国术馆对着牌子脚踢拳打。我那时初生牛犊不畏虎,忙向馆长张之江将军请战。馆长点头首肯,关照我多加小心,打出中国人的威风来。可一交手,那日本人却不经打。咱们有句行话,叫做‘当场不让,手下不留情’,更何况我打的是横行霸道的东洋人!我用拳术散打对付他。仅仅较量了三四个回合,那日本人就血流满面,捂着鼻子,嘴里叽哩呱啦乱嚎,在中国人的哄笑声中败下阵来。”


    记者瞥见玻璃台板下有一张孙中山先生的战友、国民党元老李烈钧将军的照片便问:“郝老与李先生有过交往?”


    “说起来,我还是李烈钧将军的老师哩。”郝老神采飞扬,兴致勃勃说了一段往事。


    “一九三九年,李烈钧将军因患高血压行走困难,进出都需要人搀扶。李烈钧听说武术可以治病,便礼邀郝鸿昌教习武术。两年后,李将军恢复了健康,健步如飞。李烈钧将军虽身居高位,但对郝鸿昌始终以‘老师’相称。从此,郝老便与李将军一家结下深厚的情谊,尤其李烈钧将军之子李赣驹(上海黄埔同学会会长)、李赣骝(民革中央副主席),至今往来不断。”


    回忆往事,郝老不胜感慨地说:“住在重庆时,我还和著名画师徐悲鸿先生常来常往。徐先生特地为我挥毫泼墨画了一副我在练武的画。遗憾的是在动乱的岁月里遗失了。”谈话中,记者获悉郝老兴趣广泛,除了爱唱京剧,爱踢足球,打篮球、游泳外,还喜欢绘画和书法。


    “原中央国术馆的同学现在遍布国内外,我想以武会友,加强与增进海内外武林人士的联系与友谊,为促进祖国的统一作点贡献。”在谈到他目前筹办的“同学会”时,郝老激情满怀地说。谈起为什么“隐居”三十年后又重返武林,郝老说:“武术是我国民族文化的瑰宝,又是一项传统的体育项目。现在国泰民安,政治清明,正是发扬传统武术、振兴民族精神的大好时机,我身为武林一员,应当竭尽绵薄、贡献余热。”
                                                                                         

摘自1987年6月16日“华声报”记者熊能、晨冰

TOP

上个世纪40年代,郝鸿昌老师在昆明‘凳打一条街,孤身敌百人’此事曾轰动一时,传为美谈,受到云南龙云主席的嘉奖。

TOP

郝鸿昌前辈生前点滴回忆(二十四)

以武会友,志在报国——访著名武术家郝鸿昌



    一九八六年六月,山东潍坊体育馆举行盛况空前的第三届全国武术对抗项目表演赛。四面高手云集,展中华武术风采;八方名师荟萃,扬技击真谛精华。战幕拉开,一位古稀老翁表演了拿手杰作“八极拳”,但见他功底深沉,拳法清晰,动如崩弓,发如炸雷,疾如闪电。
    这位老人就是曾在昆明以“凳打一条街,孤身敌百人”而闻名的著名武术家郝鸿昌,现任上海精武体育会武术散打总教练、上海工人武术队顾问兼总教练。


    最近记者拜访了七十七岁高龄的郝鸿昌。郝老神采奕奕,双目炯炯有神。操着浓重的乡音告诉我们,他的老家河北沧州县离武术大师霍元甲相隔大约六十里。受乡风影响,他六岁随父学拳。一九二九年,郝鸿昌只身离乡到南京报考中央国术馆。从此在武林高手张宪(既中央国术馆副馆长张骧伍将军)、王子平等人的指导下专心习艺。他那苦练不懈、孜孜以求的精神,舒展挺拔、顿挫有神的技艺,每每赢得名师欢欣。苦练三年,他精通各路拳术、器械、摔跤和散打,尤其擅长八极拳。后于一九四六年升任为中央国术馆教务长。


    “郝老,听说当年您在昆明‘凳打一条街,孤身敌百人’此事曾轰动一时,请谈谈。”记者提出要求。


    “那是一九三九年春天的事。南京沦陷后,我随国术馆辗转至昆明。一天,我去理发,刚剃了半边头,忽然听到街上一片喧哗,店老板吓得面无人色,结结巴巴说:‘强盗抢抗日东西……’。我顺手抄了一把长凳跑到街上一看,大约有百来个歹徒头裹毛巾,手持长矛、苗刀正在穷凶极恶抢劫。那时我才二十八岁,血气方刚,我高声吼道:‘住手’!他们见我孤身一人,便似恶狼扑羊团团围了上来。一个歹徒端着寒光闪闪得长矛直刺我的咽喉,我舞起板凳来了个‘拨云见日’,接着使个‘泰山压顶’,那家伙顿时趴在地上,口吐鲜血。其它歹徒一见此状,胆怯的往后缩,几个胆大的举着苗刀,一齐冲上来,我手挥板凳高架低档,声东击西,左冲右撞,脚也不偷闲,忽而‘扫荡腿’,忽而‘连环鸳鸯腿’……整整打了一个小时,这帮乌合之众被我打得抱头鼠窜。第二天,昆明报纸用了很大的篇幅详细报道了这场风波,于是我名声大噪。其实,有不少过誉之处。”


    记者接着问:“听说一九三五年有个日本浪人也来挑衅砸了国术馆的牌子?”


    “确有其事。”郝老呷了一口茶,慢慢叙述道:“那时候,日寇占领咱们的东三省,一帮日本浪人到处惹事生非,耀武扬威。那年秋末的一个中午,一个日本浪人自称是什么日本‘拳击九段’来到国术馆对着牌子脚踢拳打。我那时初生牛犊不畏虎,忙向馆长张之江将军请战。馆长点头首肯,关照我多加小心,打出中国人的威风来。可一交手,那日本人却不经打。咱们有句行话,叫做‘当场不让,手下不留情’,更何况我打的是横行霸道的东洋人!我用拳术散打对付他。仅仅较量了三四个回合,那日本人就血流满面,捂着鼻子,嘴里叽哩呱啦乱嚎,在中国人的哄笑声中败下阵来。”


    记者瞥见玻璃台板下有一张孙中山先生的战友、国民党元老李烈钧将军的照片便问:“郝老与李先生有过交往?”


    “说起来,我还是李烈钧将军的老师哩。”郝老神采飞扬,兴致勃勃说了一段往事。


    “一九三九年,李烈钧将军因患高血压行走困难,进出都需要人搀扶。李烈钧听说武术可以治病,便礼邀郝鸿昌教习武术。两年后,李将军恢复了健康,健步如飞。李烈钧将军虽身居高位,但对郝鸿昌始终以‘老师’相称。从此,郝老便与李将军一家结下深厚的情谊,尤其李烈钧将军之子李赣驹(上海黄埔同学会会长)、李赣骝(民革中央副主席),至今往来不断。”


    回忆往事,郝老不胜感慨地说:“住在重庆时,我还和著名画师徐悲鸿先生常来常往。徐先生特地为我挥毫泼墨画了一副我在练武的画。遗憾的是在动乱的岁月里遗失了。”谈话中,记者获悉郝老兴趣广泛,除了爱唱京剧,爱踢足球,打篮球、游泳外,还喜欢绘画和书法。


    “原中央国术馆的同学现在遍布国内外,我想以武会友,加强与增进海内外武林人士的联系与友谊,为促进祖国的统一作点贡献。”在谈到他目前筹办的“同学会”时,郝老激情满怀地说。谈起为什么“隐居”三十年后又重返武林,郝老说:“武术是我国民族文化的瑰宝,又是一项传统的体育项目。现在国泰民安,政治清明,正是发扬传统武术、振兴民族精神的大好时机,我身为武林一员,应当竭尽绵薄、贡献余热。”
                                                                                         

摘自1987年6月16日“华声报”记者熊能、晨冰

TOP

基督将军冯玉祥无人理(中央国术馆名誉馆长)
冯玉祥任西北边防督办时,与全国外籍基督徒十分亲密,有求必应。但1925年五卅惨案后,冯玉祥电各地基督教会、外籍牧师,要求他们以教会名义出来说些公道话,但是电报发出,无一人响应。

真·基督将军张之江(中央国术馆馆长)
冯玉祥侵夺直隶督军李景林地盘时,张之江将军为冯部总指挥,驻杨村,每日都要祈祷上帝,让战事早日获胜。后来李景林失败,由天津撤至马厂一带,张将军又祷告感谢上帝的庇佑。1926年张作霖、吴佩孚在南口进攻国民军,张将军集合干部学校和督办公署卫队亲自祷告:主啊,张作霖、吴佩孚发动内战,妄想武力统一中国。他们好象一只船在大风浪中,迷失方向,愿我主赐给他们智慧,让他们回头登岸……


冯将军变的快
冯玉祥将军五原誓师后,西北军内的基督教忽然结束了。牧师取消,代以政治员。礼拜取消,代以朝会。唱圣歌取消,代以《国际歌》。布道取消,代以革命理论课。人人都说,总司令从苏联学了一套革命理论,所以不再念那基督教了。

TOP

这个帖子好
以无限为有限,以无法为有法

TOP

太好了
以无限为有限,以无法为有法

TOP

返回列表
无标题文档

免责申明:中华郝氏网信息均由注册会员个人用户自由发布,相关权责不由本站负责,若有侵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24小时内删除!

网站法律顾问:Itlaw-郝劲松律师   站长QQ 点这里会话或留言,站长为您服务!  点这里会话或留言,站长为您服务! 皖ICP备(09011685-1/09011685-2)号